您好!欢迎访问随州市档案局(馆)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随州党史 > 党史成果 > 随州革命故事 > 内容

陶铸脱险

2017-06-05 09:14:03   来源:随州档案局    点击:
  1939年5月中旬,在鄂中发生了一起震惊湖北军民的严重事件:中共鄂中区党委常委、军事部长陶铸被国民党39军扣押了!他是为了共商抗日大计,应国民党鄂三专署专员石毓灵的邀请到随县长岗店会晤时被刘和鼎扣押的。

  事件发生不久,一位神秘人物来到了国民党39军军部所在地——大洪山灵官垭。

  这天,鄂三专专员石毓灵和39军军长刘和鼎正在内室秘谈,卫士报告有位长官带五、六个待从要,见军座,现正在客厅等候。

  刘和鼎、石毓灵听了,心生狐疑,一时也猜想不出是何方来的“不速之客”。

  当他们走进客厅,只见座位上站起一人,他全身戎装,佩戴中校军衔,身材魁伟,气宇轩昂,浓眉下两支大眼睛清彻而明亮,显得精神饱满,神采飞扬。

  刘和鼎先是一愣,接着便伸出大手,傻笑着:“哈哈,我道是那路神仙,原来是郑总队长驾到,失迎,失迎!”转面又对石毓灵说:“我来介绍,这位是集团军总部特工总队郑绍文副总队长,这可是总部有名的才子!”石毓灵连忙点头哈腰,“久仰大名,郑总队长来,也不先打个招呼!”郑绍文笑道:“外面正打着仗,你们都躲进深山老林,要不是碰巧,我只能向大洪山打招呼。”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我这次从鄂中回总部,路过这里,正好向你们报告祸事!”

  “什么祸事?”刘和鼎、石毓灵吃了一惊。

  “陶铸不是被你们扣押了!”郑绍文毫无颐忌单刀直入。

  “怎么,这事你也知道了?”刘和鼎睑上露出惊异的神色。

  郑绍文用手在空中划了个大圈,说:“且只我知道,已经满城风雨了,民众议论纷纷,说这是破坏抗战,破坏国共合作,还要追究罪魁祸首——我当是路途传闻,原来你们真的扣押了陶铸!”

  刘和鼎、石毓灵互相对视,一阵沉默。

  郑绍文又说,扣押这样的人物,中共决不会默然,如果周恩来向蒋委员长提出抗议,《新华日报》批露出来,全国舆论哗然,委员长一追究,你们“专座”“军座”坐得稳当?且不是祸事!石毓灵觉得问题严重,便推卸责任说:“这,这是刘军长作的主嘛!”刘和鼎毕竟是武官出身,颇有点“好汉做事好汉当”的气派,“我扣押了陶铸又怎么样?你郑队长敌后抗战功绩,本人钦佩!你们要动员民众配合作战才对!但是现在有人想在鄂中另搞一股势力嘛!我39军对外不行,对付鄂中游击队还是可以的嘛!”

  郑绍文“霍”地站了起来,“军座这是什么话?好象是我动员民众抗战错了,刘军长的话外音是要与本军作战?”石毓灵见势不对,忙从中调停。郑绍文余气未消,硬要把话说清楚:“本军离开四川到前线抗战,今刘军长不允许本军驻大洪山……不过.这是战区长官司令部的命令,我可不情愿来大洪山与刘军座争地盘!”

  刘和鼎的39军虽不属’22集团军的建制,但仍编在集团军战斗序列,如果郑绍文在总部捣一竿子,他刘和鼎就会“吃不了兜着走”,于是,便缓和口气说:“我是讲共产党在鄂中扩展自己的势力,我们内部何必争执伤和气呢?”郑绍文抓住刘和鼎的退让心态,说:“现在全国上下都要求抗战,反对分裂,委员长也这么讲。你们如果没有可靠证据扣押陶涛事情闹大,怎么向国人交待?”

  刘和鼎理屈词穷。但又不肯眼输,他要找个由头挽回难堪。忽然想起前几天得到的一封信,一下又神气起来。他拿出一纸文书,“你看,你看,共产党策反731团,这是证据!”郑绍文接?到手里一看,真是中共鄂中特委书记杨学诚写给应城抗日游击总队参谋长张文律的信件,暗自吃了一惊。有关731团的事,郑绍文是知道的,这个团属’39军建制,团长刘景素,不满意国民党“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政策就率领全团到鄂中投奔新四军,鄂中特委以抗战大局为重.正在做这个团的工作,劝他们回到原建制。但不知道杨学诚写的信却被刘和鼎的部队截获,竟成了他们反共摩擦的证据。但他发现信中的“津”字误写成“律”字,不觉灵机一动,哈哈大笑道:“我只知道应抗总队有个“张文津”,没听说有个什么“张文律”的.我看其中有诈,这事得慎重考虑。防止受骗啊!

  石毓灵唯恐事态闹大危及他专员的宝座,因为是他邀请陶铸到大洪山来的,于是马上插话:“慎重从事,慎重从事。郑队长说的对尸‘说着便拉了郑绍文、刘和鼎到专署赴宴。席亡,刘和鼎对郑绍文说:“刚得到消息,731团已经归还建制.还是郑队长想的周到”。石毓灵问刘和鼎,陶铸的事怎么处置,刘和鼎说:“这还不简单,驱逐出大洪山区!”“怎么驱逐法?”“放走了事,他愿上哪上哪!”

  郑绍文忙说:“军座,你怎么又糊涂了,陶铸是你扣押的.万一碰到土匪将他杀掉了,甚至摔死在哪个崖下。人家找你要人,你怎么办?”

  刘和鼎说:“依你说应该怎么办?”郑绍文说:“交给集团军总部,将来有祸与你无关,要是有功,首功还不是你刘军长的!”刘和鼎一拍大腿:“,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呢?真有你的鬼点子,不愧是才子。就这么定了。你回总部,顺便把陶铸带去,让石专员给你40块光洋作路费,我的麻烦算脱了!”郑绍文打了个“哈哈”,“你图于净,倒把麻烦推给我了!”

  于是,这个由中共鄂西北区党委振来营救陶铸的地下党员郑绍文。就这样名正言顺地护送陶铸脱离了虎口。反共顽固派挑起的这场摩擦得以平息。

上一篇:处决维持会长
下一篇:智斗褚议长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随州市档案局(馆) 通讯地址:沿河大道113号区委大院内(乌龙巷4号) 邮编:441300

随州市档案局值班电话:0722-3326130

档案查阅咨询电话:0722-3062697

访问统计:5773次    鄂ICP备12014529号    炎帝科技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