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随州市档案馆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随州党史 > 党史成果 > 随州革命故事 > 内容

虎穴救密件

2018-04-01 16:05:42   来源:    点击:
  1939年11月15日,中共豫鄂边区党委组织部派了两个交通员将一份紧急密件送往鄂西北区党委。同时通知环潭中心交通站要千方百计协助交通员通过敌寇哨卡,确保密件安全。

  17日,两个交通员化装成“粮商”,赶到环潭镇。不料胡兴发粮行联络点已经转移。他们正在踌躇之际,却被对门“中统站”座探朱敬斋盯住不放,并当作“共党嫌疑”,关进老官庙警佐大队看守所。环潭中心交通站站长胡秀清当机立断,决定先保密件,再救“粮商”。事也凑巧,正碰上国民党县政府贴出了“禁赌抓赌,罚款归己”的告示,在环潭街上掀起一股“抓赌热”。胡秀清当即召集有关同志到文祥记楼上“打麻将”,引诱警佐们上钩。

  18日深夜寒气逼人,街上居民早已进入梦乡,唯独文祥记楼上灯火通明。“红中”、“白板”吆喝声和麻将碰击声响彻半头街。

  就在这时,环潭下街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警佐大队派出的巡逻队,直向文祥记楼下奔来。他们一拥而上,撞开大门,冲到了楼上。胡秀清、文觉民早已从后门溜走,只剩文彬质、肖益三人赃俱获,被押到老官庙看守所,正好同两个“粮商”关在一起。

  看守所的牢房原本是和尚的斋堂,因遭受日军飞机轰炸,一直未有人住。屋里阴暗潮湿,霉气熏天,门口有两名警佐日夜轮班看守。在押的四人相互审视对方,长时间默默无语。—直挨到三更天,等到两个看守发出了鼾声,文彬质便轻声问道:“请问客商有粘米卖吗?”一个“粮商”答道:“不,有糯米”。“我用高梁兑换,”“不,我要粟米”。对上了暗号,四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经过询问,原来“粮商”为了防止万—,已在到达环潭的当天,将密件放在了胡兴发粮行隔壁巷子里的太平庙的菩萨坐位里面。

  肖益三的父亲肖梓翘是商会会长,文彬质的父亲是帮会头目,他们的儿子被抓进去不愁出不来,这是党组织预先设计好了的。不出所料,肖、文得知儿子被抓后,都十分恼火,大骂警佐大队不讲交情。胡秀清趁机派人火上加油地向他们转告他们的儿子已被打得遍体鳞伤,进一步激怒他们大闹了警佐大队部。20日上午,警佐大队长怕事态继续扩大,难以向上级交待,便以文彬质、肖益三“犯赌”的罪名,各罚煤油一桶、光洋十块,当即释放。他们出狱后到庙内将密件取出,连夜送往中共随枣地委,转到鄂西北区党委。

  23日,环潭中心交通站又通过打入随县专署和县政府的“内线”与警佐大队交涉.最后认定两个“粮商”为“无通行证商人”,同意各罚光洋五十块,具保释放。“粮商”出狱后,中共环潭区委怕再生变故.连夜将他们护送到大浪山,安全返回边区。

胡立志供稿

上一篇:金屯农民怒惩洋鬼子
下一篇:李司令在九口堰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随州市档案馆 通讯地址:沿河大道113号区委大院内(乌龙巷4号) 邮编:441300

随州市档案馆值班电话:0722-3326130

档案查阅咨询电话:0722-3062697

访问统计:1244174次    鄂ICP备12014529号    炎帝科技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