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随州市档案馆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随州党史 > 党史成果 > 随州革命故事 > 内容

李司令在九口堰

2018-06-04 16:14:50   来源:余题铭    点击:

  1940年麦收时节,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司令部驻进了洛阳九口堰孙家大湾。

  于是,住在孙家大湾的孙绍南便成了山前山后村民们“采访”的重点人物,中心话题是纵队司令是个什么样的人。

  “绍南,这回湾里驻进了司令部,司令是哪个?”“李司令呗!”孙绍南脱口而出,接着又骄傲地说:“李司令就是李先念。老早就是‘红军’长官。他带领队伍在沙漠里打过仗。沙漠你们知道吗?几百上千里没人烟,全是细细的黄沙!那风啊,李司令说,吹得你一根根骨头都竖起来!别说打仗,吃饭都找不着一粒米。他们靠追一群群野牛杀了充饥,追不上野牛就断粮了,一切都完了!”有人吃吃的笑,说:“这算你吹牛,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孙绍南得意地说:“嘿!本来就是这样的,要不信,你们问去。”有人又问:“你再说说什么叫‘红军’?“孙绍南抓抓后脑勺,说:“就是红头发,大概全身都是红的呗。……”

  孙绍南虽有几分想象力,但这李司令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还真难得说清楚,至于他说的那些话,大都是去年冬天,湾里驻进了新四军,他和干部战士们搞熟了,了解的新鲜玩艺儿。不过在他心目中,李司令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他多么想有机会见到李司令啊!

  孙绍南有个六伯,家里人手少,每年插秧就是他犯难的时候,眼下新四军队伍驻进湾里,事事都帮老百姓干,还主动上门问孙六伯有什么困难没有。孙六伯见他们也很苦很累,怎忍心谈家里难处。这次他请好友方中高帮他平耖水田,不料,一方瓷片划破了方中高的脚趾,鲜血流淌不止,孙六伯急得团团转,忙叫绍南回家取块布来包扎。

  正在这时,一位30岁左右的军人走了过来,急忙叫来两个战士扶着方中高到医疗所包扎。随后,这个军人毫不迟疑地脱下鞋袜,卷起裤管下到水田里,操着方中高使的耖子,吆喝那满身泥泞的水牛平起田来。他那熟练的操作,完全是一个种田的老把式。

  方中高包扎好脚趾后忙到田边告诉孙六伯,这个帮忙耖田的军人就是纵队李先念司令员。孙六伯激动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乡亲们闻讯赶来,孙六伯要求李司令停下来歇息。李先念满面笑容,同乡亲们打招呼,并亲切地同大家拉起了家常,大伙那热乎乎的高兴劲真没法说。孙绍南简直不相信眼前的一切竟是真的。他想象中的李司令决不是这样,觉得这司令太普通了。

  孙绍南挤到李司令跟前,调皮地问:“李司令,您家怎么会种田平耖?”李先念笑着说:“我不但会种田,还会干木匠活呢!你愿不愿意跟我学啊!”说得乡亲们都笑了起来。孙绍南完全忘了在同一个新四军的司令谈话,他太兴奋了,还想问个究竟。

  “您是什么木匠?是盖房子还是做桌椅?”

  “学做棺材!”李司令很肯定地说,在场的乡亲们听了感到惊奇。李司令见大伙显得窘迫,又正正经经做着刨刨子的姿势,说:“喏!这么一下子把木头刨平,破的洞补起来。做好榫头、榫眼,几块这么一对,就成了。”大家都笑了起来。李司令兴致也高了。继续说:“我做木匠学徒年纪还小,没有出师就参加了国民革命军。现在不做木活了,要做,我还可以动手。”

  说到这里,孙六伯送来了咸鸭蛋,在场的人必须接受—一个,这是当地的风俗。为了感谢,也是尊敬李司令,孙六伯硬是要把四个咸鸭蛋塞进李司令的衣兜,还要请李司令到家里去喝酒。李司令说:“酒我就不喝了,这咸鸭蛋嘛,我就同乡亲们一样接受一个,入乡随俗嘛,也算军爱民,民拥军,好不好!”这样一说,大家又哈哈大笑起来。

  事隔50多年,九口堰孙家大湾的老百姓.还时时忆起当年和李先念司令员相处的日子。每讲起这些故事,大家都沉浸在一种欢乐的幸福之中。

上一篇:虎穴救密件
下一篇:选 保 长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随州市档案馆 通讯地址:沿河大道113号区委大院内(乌龙巷4号) 邮编:441300

随州市档案馆值班电话:0722-3326130

档案查阅咨询电话:0722-3062697

访问统计:1953315次    鄂ICP备12014529号    炎帝科技维护